はる

同人文 - IF水聲優9人是姊妹的話【Aqours中之人全員】

章魚君:

  文前說明:浦ラジ裡有聊到一個話題"如果聲優們是姊妹的話,要怎麼排序?"宮林波就討論出了個順序,我覺得很有意思就拿來寫了。下面是我安排的年齡設定。


 


1.愛愛 18 (高三)


2.有紗 17 (高二)


3.梨香子 16 (高一)


4.ななか 15 (中三)


5.かなこ 15 (中三)


6.愛香 14 (中二)


7.杏樹 14 (中二)


8.愛奈 13 (中一)


9.朱夏 12(小六)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「墮天流奧義!漆黑之火!」


 


  愛香一邊念著從網路上某個直播主那學來的台詞,一邊比劃著奇怪的動作,還不小心撞到了旁邊拿著筆在稿紙上戳戳戳的杏樹。


 


「什麼墮天流奧義啊,這種東西我才不要寫進去勒。」


「欸~有什麼不好,不覺得很帥嗎,ギラン☆」


 


  兩人這是在幫她們班級要表演的話劇編寫劇本,好像是關於地方校園偶像拯救日本經濟的故事。


 


「Aikyan你很幼稚欸,而且為什麼要拿著腔棘魚啊,唉…乾脆換我當姐姐好了。」


「什麼?明明就比我小還說什麼當姐姐,不可能!還有,你才幼稚勒!」


「不然問妹妹們啊,我跟你誰更像姐姐。」


「好啊,反正一定是我。」


「朱夏!」「愛奈!」


 


  兩人同時一個轉頭,看向家中年紀最小的兩個妹妹。


 


「「嗯?」」


「妳們覺得我跟杏醬誰更像姐姐?」


「誰更像…妳們兩個都是啊。」愛奈睜著圓圓的眼睛,並不太懂問這問題的意義是什麼。


「要我說的話,是Aikyan像姐姐多些吧,都會帶我玩些好玩的。」朱夏倒是沒做多想直接回答了。


「聽到沒,是我比較像喔,哈哈。」


「咻卡咻就只知道玩。我倒覺得是杏醬吧。」既然朱夏回答了,那愛奈乾脆也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。


「喔喔!就說是我吧。」


「杏樹這麼好欺負,哪有姐姐這樣的啊。」


「明明杏醬就是因為最疼妳,什麼事都讓著妳,妳才會覺得好欺負的啊。」


「愛奈不要說啦,很不好意思欸。」杏樹害羞地捂著臉,並沒有否定愛奈的話。


「是這樣嗎?啊,不過妳們都是愛哭鬼,比我還弱,啊哈哈哈。」


「「朱夏!」」


 


 


「喂!吵死了!」受不了一群小屁孩的吵鬧,梨香子一掌打在愛香的腦袋上。


「痛,為什麼只打我啦,杏醬也很吵啊。」


「我打誰你管得著嗎,你先管好你自己吧。」說完,又補上了一掌。


「還打,你這不良少女!」


「啊,Aikyan這詞不能說啊…」


「…妳說誰是不良少女啊?」


 


  梨香子露出一個"和善的笑容",伴隨著指關節咯咯的聲響,慢慢逼近愛香。


 


「啊啊啊~救命啊~有紗姐!」愛香見戰況不妙,立刻逃離對方的攻擊範圍,並請求後方支援。


「梨香子,你怎麼又打人了,所以才會有那些難聽的傳聞…」


「那還不是有紗妳害的!都從學校傳到家裡來了。」


 


  這是梨香子剛升上高中時,在學校遇到有紗,順著在家的習慣兩人又開始鬥嘴,當時大家還不知道她們是姊妹,於是『剛入學的新生膽敢跟學姊嗆聲,是不良少女吧。』的傳聞就此傳開,雖然事後兩人與校方有出面澄清化解,但梨香子本身大姐頭的性格,還是讓『不良少女?』的標籤跟在她身上,久久甩不掉。


 


「那件事早就過去了好嗎,是你自己個性太差,少怪我了。總之,不要再欺負妹妹們了,還是妳想被我欺負啊。」有紗露出一臉凶狠的表情。


「喔~有本事就來啊。」梨香子這邊也不惶多讓。


「嗚哇,有紗姐跟梨子姐又懟上了。」


「這樣也好,杏醬我們趁現在快閃。」愛香趕緊推著杏樹逃離戰區。


「撤退!啊哈哈哈~」朱夏比了個敬禮的手勢後,跟著小姐姐們一起跑了。


「不要跑那麼快很危險啦。」愛奈只能在後頭喊著,默默祈禱她們不要把傢俱給撞倒了。


 


 


「好吵…」


 


  抱著膝蓋坐在電視機前,看著新番動畫的ななか小聲抱怨了一句,卻也沒有要制止她們的打算。突然,身後有雙手繞過她的肩抱了過來,不用看也大概猜得出來是誰,又是為了什麼事。


 


「ななか,作業寫完了嗎?借我抄一下吧。」


「かなこ妳到底有沒有用功讀書啊,我們已經是準考生了欸。」


 


  在看動畫的準考生似乎沒資格說別人,但ななか其實成績很好,讀的還是英語班,完全不令人擔心。


 


「考試我有在準備啦,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明天要交的作業,如果沒交的話要罰三倍,那樣不就沒時間玩電玩了嗎,而且今天是星期四,我還要做遊戲實況呢。」


「唉,隨便妳吧。」


 


  ななか從書包裡拿出她早就寫好的作業交給かなこ,雖然對抄作業這種不勞而獲的事情有些反感,但對自己沒太大影響就懶得管這麼多了。


 


 


「我回來了…阿勒?怎麼吵吵鬧鬧的啊?」


「啊!愛愛姐姐歡迎回來!」愛奈首先注意到愛愛的聲音,馬上蹦躂到玄關去迎接。


「我回來了,愛喵。」


 


  一回家就看到最會撒嬌的妹妹來迎接自己,出門在外的疲勞立刻消失大半。但在家裡又是另一個辛苦的開始。


 


「愛愛姐,梨香子剛才打我。」愛香見到另一位靠山,立刻前來打小報告。


「她打你哪裡?沒事吧?還會痛嗎?」


「嗯,沒事。」


「那梨香子人呢?」


「跟有紗姐在吵架。」杏樹拉住四處亂跑的朱夏邊回答愛愛的疑問。


「啊啊,那倆又來了…」


 


  帶著無奈與幾個跟屁蟲進到客廳,看到兩個在爭吵的身影,便雙手各一記輕輕的手刀砸在兩人頭上,即使有紗高過愛愛一顆頭,手刀還是順暢無阻的命中了,想必是十分熟練。


 


「「愛愛姐!?」」


「不是說了不要在妹妹們的面前吵架嗎,會變成壞榜樣的。」


「「是,對不起。」」


 


「哇啊,好同步。」


「而且長得又挺像。」


「廢話,是姊妹啊。」


「但怎麼就是合不來呢。」


「同性相斥啊,懂不懂。」


「「「喔~」」」


 


「好了,時間也不早了,有紗來幫我準備晚餐吧。」


 


  簡單唸過幾句,還是趕緊辦正事吧,大家庭要準備飯菜可是大工程,更不用說家裡還有三個大胃王了。


 


「我也來幫忙。」杏樹也從小鬼頭軍團裡脫離,加入伙房兵的隊伍。


 


  從小就常進出廚房幫忙的她,已經練就出一身好手藝,最近還接受了梨香子的秘密委託:幫她加強料理技能。


 


 


  等著吃飯的期間,ななか依舊守著電視機,只是多個愛奈抱在懷裡。這兩個人都很喜歡看動漫,雖然喜好的類型不太一樣,但也不到會爭搶遙控器的地步。


 


「愛奈是不是又長高了。」ななか把下巴抵在愛奈的頭頂上,隱約感到有些不一樣。


「也許吧,我現在剛好是長個子的年紀啊。」


「不能長得比我高喔。」ななか收緊了擁抱的力道。


「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,說不定會跟かなこ姐姐一樣高喔。」


「不要,我不准,那樣就不好抱了。」


「呵呵,好啦,我也很喜歡讓ななか抱著,那我就不長高了。」


「最喜歡愛奈了。」


「我也最喜歡ななか了。」


 


 


「感情還是那麼好呢,那兩人。」


「怎麼,很羨慕她們那樣的嗎?」


 


  陪著朱夏玩公仔的愛香隨口回了かなこ的話。順帶一提,這些公仔是ななか跟愛奈花了不少零用錢買的,看來要當保存用應該是不太可能了。


 


「不會啊,像那樣成天黏在一起我可受不了,偶爾胡鬧一下剛剛好。」


「妳那是惡作劇完就跑的心態吧。」


「阿哈哈,被看穿了。」


「有時後真不敢相信妳跟ななか同年,人家可靠多了。」


「我這樣很正常啦,是ななか太早熟了。」


 


  かなこ放下手裡那台N社最新上市的掌機,湊到愛香身邊,看來是要講悄悄話。


 


「不過我偷偷跟你說件事喔,跟ななか的班級一起上體育課的時候啊,因為她不喜歡體育課,都會一直向我發牢騷或求救,『不想上課啦,我們翹課好不好。』,『連續擊球50下,我哪做得到啊,かなこ幫幫我啦。』之類的,那時候的ななか像個鬧脾氣的小孩,臉頰還鼓得跟包子似的,超可愛的。」


「真的假的!?」


 


  愛香不可置信地瞄了一眼ななか,這位全家人裡成績最優異,甚至比更上面的姐姐們還沉著可靠的小姐姐,居然有這樣的一面,這對愛香造成了不小的衝擊,但同時也激起了她的好奇心,心裡開始盤算,下次小姐姐們體育課是不是該去偷看一下呢。


 


「真的啊,但你不能說出去喔,被她知道我跟其他人說這事,我小命就不保了,啊,朱夏也聽到了吧,你也不能說喔。」


「是~」其實對朱夏來說,ななか本來就是會放下各種身段陪她玩鬧的人,所以對かなこ的爆料並不感到吃驚。


 


  也許,身為老么的朱夏才是最熟知家人真面目的人吧。比如她知道有紗跟梨香子雖然表面上吵得你死我活,但其實感情很好,兩人常常一起約出去玩。有一次她們在約的時候剛好被朱夏聽到,吵著要一起去,姐姐們拗不過她只好把她帶上了。期間,朱夏看兩人鬥嘴不比平常少,卻是笑得挺開心。跟在家裡時劍拔弩張,要其他人出面緩頰才能消停的情況大相逕庭。


 


 


「aikyan,你看這個怎麼樣?」


 


  這時,一旁躺在榻榻米上看著時尚雜誌的梨香子,滾了兩圈並巧妙避過散在地面的公仔,最後靠上愛香盤坐的腿上。


 


「這不是跟上次買的那件差不多嗎。」


 


  身材跟服裝喜好相似的兩個人,經常一起去買衣服鞋子,也不介意穿著相同款式的姊妹裝一起上街。有時候收了晾好的衣服,一時還會分不清哪件是誰的,索性都收在一個衣櫃裡共用。


 


「那這件?」


「喔,這件好看!」


「還有啊,你看這條褲子,完全是杏醬的品味嘛。」


「噗…真的欸,我們買來送給她好了,她一定會很高興。」


「高興什麼啊?」剛好端菜出來的杏樹聽到兩人的談話,靠過來半蹲著看向兩人手中的雜誌。


「沒事沒事。」


「…好吧。」雖然很可疑但杏樹不打算追問,站起身並下意識地順了順她寬鬆的花褲子。


 


「杏樹杏樹,我可以先嚐一口嗎?」食物的香氣讓朱夏忍不住嘴饞,見她像隻小狗一樣扒在餐桌邊緣,就只差口水沒流下來。


「好啊,來,啊~」拿起桌上已經備好的筷子,夾起一小口送到朱夏的嘴裡。


「喔!好吃,是杏樹做的吧,將來可以成為一個好妻子喔。」朱夏刻意把聲音壓低,一臉池面地稱讚。


「什麼啦,這台詞你從哪學來的啊。好啦,差不多快好了,誰來幫忙盛個飯啊。」雖然表面故作鎮定,但通紅的耳朵大家都看在眼裡。


 


「哼哼,戰爭的時刻到了,各位!一決勝負吧!」


 


  かなこ大聲宣告著,其他幾個人也開始摩拳擦掌,空間頓時充滿了肅殺氣氛。


 


 


  與此同時,在廚房做最後收尾的愛愛與有紗。


 


「愛愛姐,抱歉,又讓你操心了,身為次女我應該分擔起照顧妹妹們的責任的,結果…」


「其實有紗不需要這麼拼命的,可以多依靠我一點沒有關係喔,我是姐姐嘛,欸嘿嘿。」


 


  愛愛伸手摸了摸有紗的頭,那位置正好是方才用手刀擊中的地方,那記手刀其實一點傷害力都沒有,但有紗現在卻真有一種被療傷的感覺。


 


「…嗯。」


「而且啊,比起十全十美,大家更喜歡妳有點傻傻的、愛爆料的、很多顏藝的…」


「好了!我知道了,不用再說下去了。」


 


  結束了長女與次女的短暫談心時間,廚房進來了一位稀客。


 


「ななか,怎麼了?有什麼餐具沒拿到嗎?」


 


  ななか沒有馬上回答,而是把電子鍋的插頭拔掉,抓住外鍋上的提把準備拿到餐桌上去。


 


「我是這次負責盛飯的。」


「「欸?」」


 


  在這個家裡分工合作是再自然不過的事,當然,用餐時間幫忙盛飯也是分工項目之一。問題在於…


 


「但你又不吃飯,怎麼會輪到妳?」


 


  ななか是不吃米飯的,原因無他,就是只是單純的不喜歡而已。一個不吃飯的人要負責盛飯,不是說不行但就是有些奇怪,就好比你叫一個吃素的人去肉攤買肉一樣的怪,所以ななか並不會輪到盛飯的工作,再去掉今天下廚的愛愛、有紗、杏樹,應該是由剩下五人的其中一人來做才對。


 


「願賭服輸罷了。」


 


 


  時間回推到幾分鍾前。


 


「規則一樣,猜拳最輸的是今晚的盛飯擔當。那麼,一回戰準備開始!」


「「先是LOVE!Sun SunSunshine的剪刀石頭布!」」


 


  這家人的猜拳跟普通的不太一樣,要唸長長一串不明所以的東西,同時還要加上一堆複雜的手勢,有時候連她們自己也會做錯,而這種猜拳是從何而來的呢,好像是什麼學園偶像的…觀光企劃?那學來的吧。


 


「Aikyan慢出!」


「你又出那奇怪的剪刀了。」


「裁判,要求這局重來!」


「嗯,那就重來啊。」充當裁判的ななか百般無聊地說道。


「要不,ななか也一起來玩吧。」


「我本來就不用做事,為什麼要一起啊。」


「偶爾玩一下嘛,這樣吧,如果ななか最贏的話,我送你綿羊piano的娃娃,還有這次的三麗鷗角色大賞,我不投肉桂犬改投piano,怎麼樣?」梨香子提出一個對ななか來說頗具吸引力的條件。


「…」但似乎並沒有上鉤。


「那再追加一個,帶你去三麗鷗樂園玩。」梨香子心想反正自己也想去,不算有多大損失,再說,ななか不一定會贏啊。


「好,我接受。」


 


「那麼,重新開戰!預備…」


「「先是LOVE!Sun SunSunshine的剪刀石頭布!」」


「啊…」


 


  五個石頭對上一個剪刀。


 


「ななか最輸!」


「一擊必殺,也太神了吧。」


「奇跡だよ!!」


「唉,好吧,我來盛飯。」


 


 


「原來如此。嘛,也是會有這種事的嘛。」愛愛聽完緣由後,自然而然地講出她的口頭禪,這到底算不算得上安慰呢?


「嗯,那我拿過去囉。」


「一個人可以嗎?」大家庭用的大號電子鍋加上滿滿的米飯,重量實在不輕,有紗不免擔心起來。


「沒事,我提得動。」


 


  有紗看著ななか提起電子鍋,看來是沒問題的,但她還是決定出手幫忙。


 


「還是我來吧。」


 


  從後面一個抄截後,頭也不回的就走出廚房,留下空著手的ななか在原地。


 


「還有什麼要順便拿出去的嗎?」


「沒有了,妳先過去吧。」


 


  ななか點點頭後也離開了,剩愛愛一個人在廚房裡。她看著眼前的湯鍋,自言自語般講起:


 


「人家就是心疼妳,用搶的也要幫妳拿,這時候我再讓妳拿這個,不就太不識相了嗎。」輕笑幾聲,提起湯鍋走了出去。


 


 


  因為人數很多,通常都是分兩桌坐,長桌坐六個人,杏樹坐在短邊的一側,順時針依序是朱夏、愛愛並肩坐在長邊,再來是かなこ在另一側短邊,最後是有紗跟ななか。剩下的梨香子、愛香、愛奈則是坐另一張圓桌。會這樣安排是當初大家都還小的時候,年紀小的需要有人照顧著吃飯,所以把年幼的幾個拆散,旁邊配個年長的顧著。起初,眾人還有點擔心把愛奈交給那兩個人沒問題嗎,確實一開始有些亂糟糟的,但後來三人的默契是越來越好,如果去參加組隊競賽,她們也許可以拿優勝呢。而長桌組則是有經過一次更動,原本是杏樹跟かなこ對調,讓有紗來顧杏樹,かなこ跟ななか互相照應,但後來發現更需要照顧的是…


 


 鏘!叩!


 


「啊!」


 


  打算移動碗盤的有紗,不小心把自己的水杯給碰倒了,她趕緊將杯子扶正,但裡頭的水已經全灑光了,還從桌緣滴到她的大腿上。


 


「阿啦阿啦。」かなこ連忙拿起抹布擋在桌緣,不要讓水繼續往下滴。


「唉,かなこ桌子交給妳,有紗你不要動,我來。」


 


  ななか從口袋裡抽出自己的手帕,幸好有紗穿的是短熱褲,水沒滴到布料而是滴在腿上,只要擦乾就好,不用再跑一趟去換件褲子。


 


「…」


 


  有紗照著對方的話不敢輕舉妄動,只能憋著嘴,眨眨眼看著兩人在自己面前忙來忙去。而對面的三個人也把這景象當家常便飯配著吃。


 


「以後小心點喔。」


「是…」


「需要兩個人來看護,這算是重症了吧。」かなこ重新幫有紗的水杯注滿水,調笑地說道。


「啥摸揍蹭啊(什麼重症啊)?」朱夏咬下一口漢堡肉,邊嚼邊問。


「朱夏,吃東西的時候不要說話。」


「吼(好)。」


「還是說了啊。」愛愛搞笑藝人做效果般斜斜地倒了一下。


「就是脫線啊,像你梨香子姐是畫伯的重症,妳有紗姐當然是脫線重症啊。」


「喂!我聽到囉!」從隔壁桌飛來來一聲怒斥跟一包速度頗快的衛生紙。


「欸~那我是什麼重症啊?」


「不就是熊孩子重症嘛。」杏樹抽了張衛生紙幫朱夏擦擦嘴,然後就把那包衛生紙丟回隔壁桌,這次的飛速就沒那麼快了。


「大家快吃飯啦,不要胡鬧。吃完去寫作業,杏醬妳們劇本寫完了嗎?」


「ほぇ?啊啊!完全忘記這事了!Aikyan!!」


「原來如此,這就是…小惡魔的證明嗎…咯咯咯。」


「就說了不要什麼小惡魔啦!」


 


End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  以下為作者廢話跟內文的補充說明。


 


  寫到一半才發現,一家人的話就不能稱呼sww或king,畢竟那是從姓氏來的,趕緊回頭改掉,當然,逢田姐也不行w


  年齡我是憑感覺隨便定的,沒想到剛好都在學生時期,而且是小學生朱夏、中二愛香,這真的只是巧合喔w。其中同年的,要當作是剛好差不到一歲,又或是沒血緣關系都隨大家想像吧。


  至於父母…動漫或輕小說裡父母不知消失去哪了很正常的,所以大家也別在意啊w。


  雖然是全員但隱約看得出某人的戲份多了些,嘛因為我基本上是想到什麼寫什麼,所以我比較了解的人物自然會多些描寫,講白了就是私心作祟啦w。


 


  文裡塞了很多梗跟槽點,歡迎大家吐槽啊w,不過有些大家可能不知道的小情報,我這裡來做些補充說明。


  1.Rrk因為她的大姐頭個性,網友們就開玩笑地傳"rkk是原不良少女說"。


  2.寫"最會撒嬌的妹妹"的時候突然想到,愛喵在家不也是姐姐嗎,但怎麼在團裡就妹化了w,不過她還是有很可靠的一面,像是1st的時候…


  3.sww國中還是高中讀的是語文班,會有外籍教師上課的那種。


  4.sww跟愛喵喜歡的動漫類型不太一樣,sww喜歡向陽素描那種偏百合的。愛喵就一些情報來看,喜歡少女漫畫例如"會長大人是女僕"之類,還有一段時期很迷黑籃。但兩人看動漫的範疇應該都很廣,畢竟資深宅。


  5.杏醬褲子的品味…自己去看照片吧w。


  6.猜拳那段,我印象中sww猜拳很弱,所以就這麼安排了w。而猜拳最強的應該是愛香吧,畢竟歐洲人w。


  7.廣播上有說過,有紗日常生活上常讓人操心,要她多注意點,不要忘記東西之類的,還有她吃東西的時候常常把食物給灑了。


 


  最後說一下,其實我很久以前就有想過,以聲優們實際年齡排序來寫一篇校園paro,但當時並沒有寫出來,這次寫完這篇後,覺得應該可以來試試,敬請期待。



评论

热度(128)